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乱世邪君 第24章:又挨打,闯祸包,不愉快 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直人

《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乱世邪君 第24章:又挨打,闯祸包,不愉快 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直人

发布时间:2020-09-21 21:15:4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裙下之城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银元宝,牙印的小说是《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它的作者是裙下之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离姬对玉儿怒斥:“还不快把茶杯收拾走!以后没有吩咐不许到前院来!给我在后院老实做事!” 玉儿看了一眼夕余,恋恋不舍的把茶杯放回茶

《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 免费试读


离姬对玉儿怒斥:“还不快把茶杯收拾走!以后没有吩咐不许到前院来!给我在后院老实做事!”

玉儿看了一眼夕余,恋恋不舍的把茶杯放回茶托,端起,慢步走到花厅门口,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夕余对她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却没多说什么。

待玉儿刚走出花厅,站在拐角,就听见离姬在里面说:“夕余,你非得在那小丫头面前撂我面子?充什么英雄?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孤儿,你何必那么上心?她能回报你什么?对我好些不成吗?我至少还能养活你。哼,别忘了,任凭你在下人面前再怎么横,今晚,你说到底还是属于我。随我进房。”

玉儿仰头看向院子上方的月亮,心里暗暗为夕余担心起来。

她虽然不知今晚离姬会对夕余做些什么,也不知夕余会经历什么,总之,她只知道,去离姬房间这一点,对夕余而言,并非心甘情愿,是很勉强的。

凡是勉强之事,多半是痛苦的事。

玉儿把茶杯放到井边,在月光下冲洗干净。

听见有人叫她。

玉儿抬起头,原来是碧桃儿。

“你没事了?”玉儿看向她的手,上面包扎着厚厚的绷带。

“我找叶娘帮我包扎的,刚才听到李郎中要回家,我特意跑出去,让他在上轿前给我看一眼,他说包扎得挺好,明天让我过去顺元堂给他复诊,然后顺便换药。倒是你,究竟怎么一回事?”

碧桃儿蹲在她旁边,细问:“我叫你端个茶而已,怎么整整一个时辰都没见你回来?咦,你脸肿了,又挨打了?”

“遇上点意外。不过,不是离总管打我的。”

“我以为我是个闯祸包,没想到你也是。我刚进来的时候,比你大些,已经十二岁了,那会儿我娘死了,我爹本来要把我卖到青楼的,后来又听说卖到荣乐府比较吃香,他便把我送来了,我觉得我挺好运的,在这里辛苦了点,但是比卖身要好。一开始,我也天天挨打,离总管打我,是为了管教我,可是不少乐师也会欺负我,不是因为我做错事,只是因为他们喜欢欺负新人。”

碧桃儿说着,好像想起了不愉快的事,唉了一声。

玉儿说:“这里有多少乐师?”

“乐师总共有一百二十人,不少吧,再加五十多个仆役,还有管账的、管仓库的、管米粮布匹的这些小主管,大概十几人,整个荣乐府算下来,住着两百多号人物呢,不过大家都很忙碌,主管们你想遇上都难,你平日里能打交道的,也就是这片后院中的杂役们,和他们打好关系,可以帮你省却很多麻烦,你别小看这片后院,杂役之间也有明争暗斗。”

“哦。”玉儿沉默了一会儿,“打好关系,我不会,玉儿只能尽量做好自己的事。”

“你以为做好自己的事就不用挨打了?要在荣乐府避免挨打,有两个办法,想不想听?”

玉儿点头,听听无妨,也不会掉块肉。

“第一,就是讨好离总管,就像我,现在府里头谁还敢欺负我碧桃儿?我一句话就能让离总管为我出气。我不再是刚进来的那个软包子了。再厉害的乐师都得敬我三分,就连夕余对我说话都很客气。”

《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裙下之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银元宝,牙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裙下之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银元宝,牙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

作者:裙下之城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裙下之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银元宝,牙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裙下之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乱世琴妃:邪君,执手欢》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银元宝,牙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