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先婚厚爱总裁强势追妻 第101章 这婚结得真值 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GC

《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先婚厚爱总裁强势追妻 第101章 这婚结得真值 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GC

发布时间:2020-09-21 21:14:3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随缘豆豆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随缘豆豆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乔欣,薄宸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好像看出了她的警惕。 薄宸砚说:“害怕了?今天就告一段落,我们明天继续。” 明天? 乔欣计上心来,明天她要住在医院,不回来,看他

《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 免费试读


好像看出了她的警惕。

薄宸砚说:“害怕了?今天就告一段落,我们明天继续。”

明天?

乔欣计上心来,明天她要住在医院,不回来,看他怎么办。

“你别想着逃跑,妈说过要你照顾我、关心我。”

薄宸砚一下子看出了她的心思。

想躲到医院里去?

幸亏有个善解人意的岳母,薄宸砚勾起唇角,这婚结得真值。

连岳母都这么通情达理。

乔欣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她要每天都承受这样的压榨?

“今天有点失控了,明天,我放你一天假。”薄宸砚也知道自己今天实在太过分。

他的薄太太对他有点意见,也是顺理成章。

可是他的话,谁信!

都说男人的话能信,除非世上有鬼。

反正乔欣不信他的话。

因为他现在说的,和将要发生的,会完全不在一条直线上。

所以乔欣没有对他产生期待。

所以未来的日子薄宸砚一次次食言,也没有打击到她。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相信过。

就比如他现在所说的,会放她一天假,可是真到了晚上,他就又变成了猛虎和饿狼。

乔欣完全不能信任他了。

“饿了吗?我去给你准备宵夜。”

乔欣将头埋进枕头里。

不说话。

她是被他吃饭吃到一半打断给抱回卧室的。现在才来问她饿不饿,纯粹是虚伪,假好心。

“生气了?”薄宸砚想起乔欣晚饭似乎吃得不多,当然这全都要归功于他。

心里有些歉意。

“薄太太辛苦了,是薄先生不好,现在,就罚薄先生亲自下厨给薄太太煮面,面煮得不好吃,今晚不准上床!”

他浓墨重彩地发誓。

那就千万别煮得好吃,乔欣巴不得他今晚不上床。

最好睡到隔壁客房去。

让她自己好好地享受一下独处的时光,好好地睡个觉。不被任何人打扰。

薄宸砚说到做到,立刻穿上家居服,去厨房煮面。

出乎乔欣的意外,薄宸砚煮的面,出奇地、好吃。

让她想违背良心批评都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见乔欣吃得欢实,薄宸砚心里欢喜。

他对自己煮面的手艺,还是满有自信的。

因为在国外那些年,都是靠着煮面过来的,要是煮得不好吃,他怎么能过完那些年?

乔欣想吐槽两句,可是面对这美味的面,她确实做不来心口不一。

索性闭嘴不说,只是大口大口地吃着。

她的确饿了。

被薄宸砚像对待奴隶似的敲诈,她怎么能不饿?

看她吃得狼吞虎咽,薄宸砚微微有些良心发现。

他怜惜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她刚才是被他给欺负惨了,刚刚她好像还哭来着?

“欣欣,谢谢你。”

薄宸砚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话。

谢谢你嫁给我,让我满足了一个最大的愿望。

他一度以为这个梦他就要终生错过了。

因为看到她和曾经的男友在一起的画面,他尽管心痛,可是良好的教养让他做不出夺人所爱的举动。

那被世人骂的第三者,他不屑做。

只好在暗中默默地关注她。

《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随缘豆豆)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乔欣,薄宸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随缘豆豆)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乔欣,薄宸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

作者:随缘豆豆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随缘豆豆)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乔欣,薄宸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随缘豆豆)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闪婚蜜爱,总裁强势追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乔欣,薄宸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