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笛上春行录》笛上春行录百度百科 冰山攻 笛上春行录古代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20-09-22 00:13:31

《笛上春行录》笛上春行录百度百科 冰山攻 笛上春行录古代言情小说 连载中

《笛上春行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叶枕河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赵重,秦老达

经典小说《笛上春行录》由叶枕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重,秦老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小沙弥一见她靠近,便松开一个缺口让其进到凶杀现场。 四下里适才还纷杂喧哗的人群此刻如同被锁住口舌般鸦雀无声,惟有后面大雄宝殿的梵...展开

《笛上春行录》免费试读

小沙弥一见她靠近,便松开一个缺口让其进到凶杀现场。

四下里适才还纷杂喧哗的人群此刻如同被锁住口舌般鸦雀无声,惟有后面大雄宝殿的梵音依旧,如春燕绕梁,逶迤不去。这是佛门重地,渡劫解厄求来生的好地方,却有人毫不在意地将此处变成杀人的修罗场。

赵重幻委身开始仔细检验那死者——

这是位打扮朴素的中年男人,一身短打布褂,肩上耷拉着一个包袱,包袱整整齐齐,没人动过。目测此人大概五尺九寸,中等体型,皮肤黝黑,手上老茧厚重,鞋袜上有些草屑灰尘,看起来像是个做粗重伙计的乡下农夫。

他半附身在地,一柄匕首深深扎入背心,血染透布褂,一脸惊诧不已的疼痛表情凝固在脸上,眼睛半睁,似有无限酸楚不甘。他身上无其他伤口,显然是一刀毙命。尸体依旧温暖柔软,好似突然困顿了便不讲究地直接瘫在地上睡去了一般。

他手上还死死抓着请来的祈福用的香烛,原是一场未来期许的祈福之旅,却不料竟演变成他的黄泉归路。

赵重幻察看完死者,掏出自己的手套戴上,轻轻拂过那把匕首。那是一把普通的匕首,乌铁制作,把柄上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匕首呈横面干脆利落地穿过衣物扎入死者血肉,凶手力气不小,手起刀落,没有飞溅多少血迹,直接从后面心捅入内脏。

她扒开衣物观察着伤口,手上还做出模拟握刀杀人的动作。来来回回几次,她眉梢微微一跳,眸光一凛。

赵重幻骤然回头望向如飘萍随浪聚齐在一处的香客们,春水汪洋的眸锐利地打量不远处的人群。

那里好奇有之,害怕有之,焦虑有之,担忧有之------凡此种种,倏地,一个异样明亮的目光在她眼前一晃,转瞬消失。她定睛再细看,却依旧只看到那一群惶恐又好奇的眼神。

赵重幻梭巡一遍,自然也扫过那陷在人群的两个鞑人。她目光似不经意流淌过他们,他们还是一副坦荡荡的模样打量着她。

她起身,指了指死者道:“不知可有人认识这位逝者?”

刚为亡者念完一段超度经文的副主持立刻也附和问道:“哪位施主认识亡者的请告知我等,小僧等会唱一遍《心经》为施主祈福!”

昭庆寺大和尚亲自诵经祈福这可是天大的福分,此诺一出,角落就有个同样似农夫打扮的中年汉子探手出来,畏畏怯怯道:“我认识他,他是我们乡里的!我们一起来的!”

副主持一听此言,顿时面露慈悲,对赵重幻道:“劳烦小差爷问问吧!”

赵重幻将那人唤出人群,询问了一些简单问题。所幸这个中年农夫还算口齿清楚,很快就将死者生平说了一遍。

死者,秦老达,临安城外胭脂里的普通农户,壮年丧妻,无子,守着几亩薄田过活。为人忠厚老实,从不与人结怨,即使隔壁刻薄邻居常常占他便宜他也只是笑笑了事。

今日这香会他已期待许久,因为不富裕,所以不可能每次临安城香会都可以来城里烧香。这一次是积攒了半年的收入才能成行,与同乡的几个人一起赶来半夜的路一早才到了临安城里。

赵重幻听那同乡如此一番讲诉,眉色不动,很是安静。

一个忠厚老实的乡下鳏夫,只为烧香才来到这临安城里,也就是说不应该有人是寻仇才杀的他。而他包袱也未被动过,况且今日的临安城要说荷包里沉甸甸的那是数之不尽,犯不着去盗窃个穷苦农户。

不图财,不寻仇,色更谈不上,那此人何以会大庭广众下杀了这个农户呢?

赵重幻正在思虑,突然那厢边有人尖声叫道:“这人衣袖上有血,有血,是他杀的——”

顿时所有人都望向那出声处,赵重幻也循声看去,抬头入眼的居然是那两个鞑人的方向,其中一个她从未见过的鞑人正被几个勇敢的香客扯住,他眼睛睁得如铜铃,诧异地看着自己右侧的衣袖,莫名其妙又手足无措。

另一个拿着香烛的鞑人急忙申明:“不会的,我二人就是北地来的商人,与这位秦老达素未平生,谈何有冤有仇!”他看向赵重幻这边,高声道,“还请小差爷明察秋毫还我二人清白!”

副主持一见如此也有些棘手道:“小差爷,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那边又有人叫嚷起来:“不是他还有谁?他衣袖上都有血,难道还有别人不成?杀人总要留痕,我等都可以将胳膊摊出来检查,都是干干净净的!”

其他人一听此言,也都纷纷伸出胳膊摊开衣袖以示清白。

赵重幻不动声色,顺势将周围人等打量一番,一边看一边来到那袖上有血迹的鞑人身侧。

她凝着那鞑人慌乱的面庞,却在他的眼底深处捕捉到了一抹淡定无畏的精光,见此她眸底也是一闪,互相对视一眼后彼此错开视线。

赵重幻道:“麻烦将双手都伸出来——”

鞑人依言伸手。

她细细察看了他的双手,细长却有力,并非如一般男人的粗壮厚大,不过他指尖同样有茧,明显是常年射箭留下的痕迹。右手掌心茧子比左手重得多,是惯于使刀的手。

端详片刻,赵重幻抬眸望他:“刚才有人尖叫杀人了时,你在做什么?”

“我挤在人群里想跟着其他人往大雄宝殿而去!”鞑人简洁道。

“那你在人群中时可觉察你身边有人挤来挤去?”

鞑人勉力一笑,扫视周围一圈道:“今日是你们临安城的香会,我等就是慕名而来,看这济济数十万之众同聚一城,也是蔚为壮观!所有挤来挤去这样的小事真是不值一提!”

赵重幻眉尖轻轻一挑,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她又看了看鞑人周围热情抓捕凶犯的路人甲乙丙丁,对着他们温和一笑,揖揖手。突然,一闪神间她抽过旁边路人甲手上的香烛直接往身着雪青褙子常服的路人乙头上用力砸去,只见那人下意识抬起左手去抵抗。

赵重幻另一只落在袖中的手霍地一扬,那人就似被什么蛰了一下,顿时不能动弹,而那只抬着的左手依旧高高举在空中。

眼前一幕变故让所有人都愣住,目瞪口呆地望着赵重幻从容不迫地将那僵住的人全身摸索了一下,然后在他常服下的足衣内找出一块带血的丝帛。

昭庆寺的副主持也是一脸惊诧,却见这个小差役如此机敏从容,眼中不由露出几许赏识的光芒。

赵重幻举着那块带血丝帛道:“其实这个丝帛的主人才是凶手!“

闻者哗然,而那仍旧举着左手的男人又惊又恨,却无计可施。

“根据伤口的形状、深浅方向,可以看出来当时刺杀秦老达的凶手是个惯用左手的人!那我们就需要找一找谁是惯用左手的!其实常用某一只手反复做一件事的人,手上难免有茧子!”

“大家可以看看自己的手,秀才们常用笔,所以会有握笔的茧子,绣花的绣娘常常用针,所以她们的指尖内侧会有茧子。当然,不需要长期操持一桩营生的人可能手上的茧子会淡一些,可是但凡做点事的人难免在手上会留下辛劳的痕迹!“

她指指僵立的路人乙:“此人擅用左手,所以他左手练习用刀的痕迹要明显很多!适才就是他用丝帛包裹自己的左手去刺杀了秦老达,又将血迹擦到别人的衣袖上,妄图制造出另一个凶手来!“

香客们全都一瞬不瞬地望着场中间这侃侃而谈的小差役,眼中的不可置信似西湖柳浪般绵绵不绝。

赵重幻这正将案中的曲折道出,骤地就见她眼神一变,她手上的香烛头不可思议地扎入那真凶的口中,可是似乎还是晚了一步,那真凶的嘴边血流如注,他咬了舌头自绝了。

面对此情此景,所有人都彻底惊呆了。

赵重幻也顿住手,一时无法反应。

一侧那被诬的鞑人看见如此情况,眸似幽井,深邃难测。

《笛上春行录》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赵重,秦老达)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赵重,秦老达)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叶枕河)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叶枕河)了,只希望主角(赵重,秦老达)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笛上春行录》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