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只是朱颜改》只是朱颜改txt下载 小说TXT 只是朱颜改GL

更新时间:2020-01-14 21:17:12

《只是朱颜改》只是朱颜改txt下载 小说TXT 只是朱颜改GL 已完结

《只是朱颜改》

来源:作者:梨花落落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成曦帝,欧阳成

主角是成曦帝,欧阳成的小说《只是朱颜改》此文是梨花落落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雨势未停,更加绵绵密密。 茯苓记起倚在墙角的竹伞,跑进雨里。 回来时却空了双手,无奈地对红棉一摊。知道必是秦王取了去,对茯苓摇了...展开

《只是朱颜改》免费试读

雨势未停,更加绵绵密密。

茯苓记起倚在墙角的竹伞,跑进雨里。

回来时却空了双手,无奈地对红棉一摊。知道必是秦王取了去,对茯苓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声张。只是可惜了那把伞,上面自己亲手绘的小桥流水,那故国最后的一眼,花溪的景色。

众人散在花间打理,只余一粉衣宫女随在身侧,也是清秀水灵,不在银屏之下,原来宫中缺的,从来不是美人。

饮了茯苓泡来的清茶,心境渐渐平复。红棉举步走到园中,那粉衣宫女撑着一把竹青色大伞乖巧地跟在身后。转了几步,随意问道:“如今这楼重修,来赏花的人必然多了些,怎么园内只有你们几人,仍是如此冷清呢?”

那宫女微微摇摇头,回道:“不瞒娘娘,除了陛下跟娘娘偶尔过来,来此赏花的主子寥寥无几。”

红棉心知是因冷宫之故,众人忌讳,也不多说,只问道:“今日可有人来此赏花啊?”

那宫女恭谨地回道:“不曾有人,连着几日并无人过来。”

红棉心中疑惑,不知刚才那人是否秦王,既未入此楼,也不知隐身何处,不好再问。

红棉所料不错,遇上之人,正是秦王欧阳成昊。

秦王其实刚刚入宫,他还未去过见成曦帝。

当日恭太妃前脚离了秦地,后脚他就接到为太后庆生回京的旨意。他不喜母亲恭太妃日日争权夺利,也不想做什么皇帝,当日夺嫡并不是他的本意,只是输在成曦帝跟齐王手中,有些不甘。他既不把成曦帝放在眼里,成曦帝也就对他多留了意,其实兄弟两个从未做到开诚布公,即给了自己误会,又给了别人机会。

恭太妃随后跟他去了秦地,母子二人也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日日不断。眼不见,心不烦,他酷爱习武,宁可日日Cao练兵马,也强如在府看母亲脸色。

他素知母亲喜牡丹华贵,却独恶蓝色,到花费一翻心思来打点送母亲的礼物,特意送二十盆牡丹点缀长宁宫,只是所送之牡丹不取魏紫、赵粉之名花,多是紫蓝魁、冷光盘等蓝色牡丹,就连自己身上,也是蓝色锦袍,想着母亲见到这些牡丹即喜又气,遇罢不能的怒气,他就觉得好笑。

回宫,只带了新封的侧妃穆氏,那个妖娆的女人,总是将领口开得极低,描着一双妖精似的细目,浓到极致的红唇,在他面前极尽逢迎。某次欢爱之后,他叫了她一声妖精,她以为自己喜欢的就是那个样子。

他将她留在长宁宫应付母妃随时可能爆发的怒气,自己却偷偷溜了出来,心里有几分小坏得逞的快意。

神鬼差使,看离下朝时间尚早,他先去了花萼楼。

成曦帝重修花萼楼,在他意料之中,当年那对难兄难弟常常留连于此,他不是不知道。更可气的是他们只知道叹自己身世可怜,从来没想过他其实跟他们一样,有着寂寞的童年。

恭太妃早有夺嫡之意,日日让他不得清闲,文韬武略,这个师傅走了那个又来。难得从宫里溜出,宫内人情淡薄,也无人多多亲近。无意中发现成曦跟成晓常常流连于此,他就经常坐在那株高大的月桂树上,俯瞰着他们在废园中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心里其实极想下去跟他们一起玩,可是又充满了傲气,不愿多迈一步。其实快乐也很简单,难的是做人放不下自己的负累。他们走了之后,他常常发疯似的在花萼楼折腾,反正这里是废园一座,把它拆了也没人知道。

撇开富贵冷暖,三兄弟其实有着一样的童年,迷茫与不甘,还有深深的寂寞。

后宫中,除了不缺美人,还不缺的就是寂寞,无论渺小如奴婢,还是尊贵如帝王,都有自己过不了的一关。

摸摸从不离身的玉箫,他轻轻吹响了它。似乎只有这箫声,才真得懂他,其实他是多么容易满足,多么想于世无争的那个人啊。他最渴望的是远离红尘,能跟心爱的人携手走天涯。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会觉得他会是成曦帝走上皇位的阻碍呢?兄弟相争,成曦帝不想看到,其实,欧阳成昊也同样不想看到。

他遇到了欧阳成曦的谊妃,看她远远走来,风姿绰约,静若处子,他心内泛起了微微的甜蜜。这个女子只一张素颜就美得出尘,可惜如此美人,竟让那块温木头享受,他记起欧阳成曦总是温润的笑颜,像香下一只苍蝇般难受。

也是爱她飘然出尘,所以在那个丫头想为她摘下那朵粉花时,他记起了自己的侍妾总爱穿这样的粉色,媚俗里头假装着清纯,骨子里是改不了的俗不可耐,这才悻悻出声。其实那朵粉花插上她的鬓发也不会难看,她穿的如此素淡,那朵酒醉杨妃也会为她添彩。只是感觉不如自己手中这朵蓝田玉,蓝田玉牡丹,宝石般蓝色的璀璨,就像他衣上这件蓝衫。

从树上已看不到那张清丽的容颜,欧阳成昊叹口气,轻轻落下,拿起倚在墙角的竹伞,心里有淡淡的甜蜜,那伞上撑起的景色如此之美,若在此处终老,也不是一件遗憾的事。不知,是否伊人手绘?

园中,茯苓指向远处丛丛凤仙、芍药等花,赞花开富贵,丽质天成。故意叹了一声:“奴婢惜花之人,瞧着花开,无人观赏,到是有些可惜。”

红棉微微笑道:“你不是花,又怎知花盼人赏,不如Chun归寂寂来得更妙?”

茯苓但笑不语,两人婉而。

那粉衣宫女到也乖巧,笑道:“不瞒娘娘,奴婢等人也觉着这花落了可惜,常将落花收集了来,淘澄干净了制成花汁染指甲。”她伸出自己那只未撑伞的手,灿如红宝石的蔻丹均匀地涂在指甲上,异常动人。

红棉微微笑道:“这个确实好看,是谁的主意?”

“就是才刚的银屏姐姐,她的手极巧,主意也多。”说到银屏,这粉衣宫女很是佩服。

此去潄玉宫,路程并不近,两人逛了多时,青黛才传了步辇匆匆前来。此时雨势已收,天将放晴,青黛见红棉发上多了一朵牡丹,又是稀有,想着这路走了多次也没见什么蓝色牡丹,甚是奇怪,也不便多问。

见红棉已有倦意,与茯苓两人扶了红棉上辇,撑起头上撒金五色香罗盖,垂下天水碧纱,挡了稀疏的细雨,也挡了那抹动人的幽蓝,众人回潄玉宫而去。

进了宫门,见端木公公立在外殿,看到红棉,笑着行礼,往内殿一指,红棉会意。早有沉香打起银绿色盘锦的绣帘,进了内殿。

成曦帝正覆手立在窗前,听见红棉回来,转过身子,去执红棉的手。一面说:“怕你今日伤心,过来看看,这半日去了哪里?”一面望向红棉发上簪的那朵蓝田玉,“今日打扮得虽素,这朵花簪得倒别致。”

红棉听到提及头上那朵牡丹,不愿生事,也不多说,怕兄弟为此小事起了罅隙。只偎向帝王怀中,“早上弹了半日琴,有些乏了,就去花萼楼走走,顺便看看官道上那些牡丹,这时开得正好。”

两人相拥片刻,成曦帝歉意地望向红棉:“本想着陪你用午膳的,今日秦王与楚王都进了京,朕邀他们在鸣鸾殿小聚。”

望着怀中美人有些苍白的脸庞,知道今日是她母妃忌日,心中必然伤心,成曦帝心中有着深深的怜惜。他轻轻吻上红棉的额头,触到那光滑如脂的肌肤,又忍不住顺着滑下,掬住熟悉的红唇,两人缠绵在一起。

良久之后,成曦帝才忍不住放开红棉,看着她面上浮起淡淡的红晕,笑道:“又不是第一次,怎么还是这么害羞?”

红棉低头微笑,推成曦帝快走:“陛下快去吧,莫要让两位王爷等急了。”

成曦帝轻轻笑着,俯在红棉耳边,柔声道:“别人都是苦留,只有棉儿是往外推,让朕心里如吃了酸葡萄一般难受。”

又将声音压得更低,嗤笑道:“还没尝够,晚上等着我。”

看红棉即羞且嗔,面上红霞飘飞,成曦帝朗朗笑着,打起纱帘,步出潄玉宫。

见帝王出去,沉香跟进来回,知道红棉爱吃鱼,成曦帝特意要端木公公吩咐御膳房做两道鱼送至潄玉宫,如今刚刚送来,不如现在就传膳可好?

原来平日红棉极少从御膳房传膳,她殿内有小厨房,更愿意多尝些傅嬷嬷的手艺,到是成曦帝常常想着要御膳房做些什么送来,只略做添补,红棉也不以为意。

红棉略略点头,命人传膳。吩咐也不用多,只捡清淡的东西挑几样来。

入了内室,先解开发髻,将那朵深簪入发髻的蓝色牡丹取下,想随手扔掉,又爱那牡丹开得不易,这么好大一朵,盈盈湛蓝,实为珍品,乃取一本线书,将花夹入书内。

天近晌午,更了衣,去了素服,换上一件淡紫纱衣。觉得有些昏昏沉沉,大约早晨醒得早,又伤心了一阵,如今只是想睡,也没有什么胃口,

茯苓知是今日受了惊吓,红棉又好强,人前不愿示弱。弹了许久的琴,硬在花萼楼中逛了半日,定是又累又乏,赶紧侍候她用膳。

青黛带几人来排下膳食,用银盏盛了一盏冰糖煮的糖水山楂,先呈于红棉开胃。另取几样精致小菜,一一摆在桌上,红棉饮了几口山楂,酸甜到也可口。见桌上无甚想吃之物,又略尝几片竹笋,望向御膳房送来的鱼,一碟芝麻鱼片,一碟清蒸银鲳,俱平日爱吃之物,可惜今日也不对胃口,心里堵的难受。

胡乱吃了几口,只喝了一碗薏仁红枣粥,,就命撤去,斜身歪在榻上,只说略躺一躺,谁知就沉沉睡去。

茯苓只好将帐子放下,此时天已立秋,一早

《只是朱颜改》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梨花落落)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成曦帝,欧阳成)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梨花落落)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只是朱颜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成曦帝,欧阳成),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只是朱颜改》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