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地狱的钉子》地狱的第十九层 娘受 地狱的钉子女体化

更新时间:2019-12-03 00:30:43

《地狱的钉子》地狱的第十九层 娘受 地狱的钉子女体化 已完结

《地狱的钉子》

来源:作者:苟天晓分类:出版主角:朱朱,老铜

新书《地狱的钉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苟天晓,主角朱朱,老铜,是一本出版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这部故事是接着上一部《小草与风儿》往下讲的。 人体王国肺脏州的大广场里,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为庆祝抗击SARS取得决定性的胜利,王国...展开

《地狱的钉子》免费试读

这部故事是接着上一部《小草与风儿》往下讲的。

人体王国肺脏州的大广场里,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为庆祝抗击SARS取得决定性的胜利,王国在这里举行了一系列的盛大活动,其中包括为小李一刀举行国葬,以纪念他的不朽功绩,这自然在情理之中。还有一项是公开诛杀黑衣人恩凯,这却是件很奇怪的事了!

“不要以为你也为人体王国抗击SARS出了力,”王国安全局局长助理戴威对恩凯冷冷地说,“但你触犯了军队最大的禁忌!军队最关键的东西是什么?是服从命令!而你呢?”戴威威严的目光看着恩凯,恩凯却半闭着眼睛不看他,戴威只好自问自答地说:“你却擅自脱离了军籍!这本身就是死罪,所以你也没有什么好冤枉的。”

看着恩凯依然一副针扎不进的样子,戴威知道遇见了块滚刀肉,他叹口气,感慨地说:“说起来都是长胜惹的祸。长胜,一个普通的战士,因为掉了队,成了名,现在竟享有‘国士’的大名!这样便使军中那些不安分守己的家伙好像找到了一条终南捷径。对于长胜,我们就不说他的闲话了!而你,恩凯,却使这种行为登峰造极!所以国防部和安全局不杀你杀谁?一个人享多大的名声,他就得付出多大的代价!你说是不是?”

局长助理并不指望恩凯回答,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广场乱哄哄的场面。在情报局大楼的前面,搭着一个高大的台子,做为小李一刀的国葬台,隆重的葬礼正在进行之中。戴威指着台子说:“小李一刀的葬礼结束后,那里将是诛杀恩凯先生的死刑台。“他的指头往下划着说:“这些人不光是来看小李一刀最后一眼,也是慕名来看你最后一眼——看江湖上有名的什么黑衣人、黑面人、独行侠等等。啊,还有你的老相好们——青帮,红帮,江湖匪帮,也都赶来了,欢天喜地地来为你送葬!”

“这种亲痛仇快、幸灾乐祸的话你也能说出来!”一个疲惫的、悦耳的、磁石般的女声在后面说道。

戴威头也不回地说:“闭嘴,小姐!”他声音专横,短促,充满威严。

那小姐却噗哧一笑说:“我要是闭嘴,你会后悔的!”

这时戴威的手机响了,他接完后惊讶地转身说:“那么小姐,你就开口吧!”

这小姐嫣然一笑,放下酒杯,风摇杨柳般朝酒吧中心的乐台走去,她已有几分醉意了。

恩凯戴威他们坐在肺脏州广场边的一家酒吧里,这是家奇怪的酒吧,它名叫“侏儒酒吧”,酒吧的待者全是身不满三尺的侏儒。人们说这是武大郎开会,据说这些武大郎能够给客人带来愉快,主要是极大地提升了客人们的优越感。而这些大郎们管客人一律叫“二哥”,意指武二郎,更使客人满心欢喜。

恩凯和戴威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前,周围疏疏散散地坐着一圈衣冠楚楚而不动声色的人。没人能看出一条精钢链子穿过他的两侧锁骨和跟腱——民间把它们叫琵琶骨和大筋——然后在背上结了个拴。

那小姐走上乐台,双手捧着话筒,她和身子随着音乐依然杨柳般轻轻摇摆着。她用那种磁石般略带沙哑的声音说:“应他朋友的要求,朱朱要给恩凯先生献上一杯麦酒,一根雪茄,一首歌!”

恩凯张开了眼睛,朝她看去,原来这小姐叫朱朱,是个酒吧歌手。她非常美丽,她的醉意她的疲惫和她的摇摆都有种风尘之色,而这种风尘之色使她的美丽更加美艳迷人。

一个侏儒侍者端着一大杯麦酒、拿着一根雪茄过来了,恩凯看了侍者一眼,恩凯双目如刀,一般的人都害怕他的眼睛。但这侏儒却浑浑噩噩没有反应。恩凯有点惊奇,他想人说男儿头上有盏灯,又说人死如灯灭,难道现在自己的灯就熄灭了不成?

戴威拿起雪茄,说:“行啊,这是咱王国最上等的老刀牌雪茄。在咱部里,只有部长抽得起这种东西。你的朋友可真行啊,他能把一个死囚弄到这里,请他喝酒,抽老刀,听歌,这样为你送行!厉害,真厉害!”

朱朱唱了起来:

四月南风大麦黄

枣花未落桐叶长

青山朝别暮还见

嘶马出门思故乡

……

这是一首古歌,唐人李颀的七言古诗《送陈甫章》。朱朱的嗓子很适合唱这首古歌,她将这首歌唱得沉郁顿挫。听见这歌,恩凯身子一颤,身上的精钢链子叮当响了几声,戴威看了他一眼。

朱朱说:“我唱得不好吗?恩凯先生!”她对着话筒低低地说,声音像在对恩凯柔柔地耳语,却又把这种柔媚向外泄露出来。

恩凯说:“唱得好。”

歌手说:“那你为什么不喝酒?”

恩凯说:“说得是。”他端起酒杯看了看。

歌手笑了:“这种酒吧都是很干净的。”

恩凯说:“没错。”他喝了一口。

歌手接着唱道:

陈侯立身何坦荡

虬须虎眉仍大桑

腹中贮书一万卷

不肯低头在草莽

……

她的歌声苍苍凉凉,到后面烟水迷茫,几不可闻。

恩凯凝神听着,歌手却走了下来,坐在恩凯的身边。

“我的歌唱得不好吗?”她柔软而风情地对恩凯说。

“唱得好。”恩凯说。

“那你为什么不抽雪茄?”她有点撒娇地说。

“你还没唱完呢。”恩凯说。

“这个歌太长了,我唱不下去了。”说完她轻咳一声,双颊泛上红晕,胸部微微起伏着。

恩凯伸手朝她的胸口摸去,朱朱身子一颤:“干什么你?”

“哈,恩凯先生在给你瞧病呢!”戴威说,“这叫触诊,没想到恩凯先生还有这么一手!”

“我是给你瞧病。”恩凯说。

“哼,我有什么病?”朱朱嗔怪地说,她风情万种的双目中突然流露出一丝恐惧,这恐惧是那么的孤独无助。

恩凯心中一动,他从怀里取出他的葫芦丝,递给朱朱,“唱不动就吹这个,我这个东西对身体有好处。”

朱朱谢了恩凯,她听见恩凯身上叮当响了几声,说:“你身上还绑着铁链子?”

“不是绑,是穿着,”戴威说,“一根精钢链子穿过恩凯先生的两侧琵琶骨和两侧大筋,然后在背后结成死扣。”

“为什么?”朱朱叫道。

“为了使他武功尽失,叫他不能逃跑。”戴威说。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他?他也是为人体王国立了大功的!”朱朱愤愤不平地说。

“忘恩负义是人类基本的本性之一,小姐!”戴威冷冷地说。

朱朱拿起雪茄烟,“那就抽烟吧!”她无奈地说。她给恩凯点着了雪茄,恩凯吸了一口。

“怎么样?”朱朱问道。

“味道不错,很醇,也很有劲。”他抽了一口雪茄后心情好了许多,想说话了,他对朱朱说:“抽雪茄主要讲究个派头,点烟时要用一撮火柴,而不是一根,而且划着火柴后因为只顾跟人说话常常使火柴熄灭。点着后也只吸一口就任其熄灭,这样一根雪茄就能抽很长时间。”

“哈,有意思!”朱朱说。

“嘿,这是校园里男生常见的装腔作势,没想到像恩凯这样的人,还有这种校园情结!好了,快到时间了,你的烟也抽了,酒也喝了,歌也听了,现在该上断头台了!”戴威挽着恩凯站了起来,走出酒吧。那几个衣冠楚楚的人不动声色地簇拥着他俩,戴威低声对恩凯说:“在你临死前我们局长还要见见你,你看你也够体面的了!”

这时从那个酒吧里,传来了葫芦丝的声音,奏的正是“四月南风大麦黄……”那首古歌。这首歌由葫芦丝吹奏出来,显得更加古朴浑厚而又惆怅,它是接着往下奏的:

东门沽酒饮我曹

心轻万事如鸿毛

醉卧不知白日暮

有时空望孤云高

……

恩凯被领进安全局局长邓劬将军的办公室。

邓劬局长身材高大,头发凌乱,双眼中满是疲惫和厌倦。桌上一个极大的茶杯中多一半是茶叶,烟灰缸里全是烟灰和雪茄屁股。恩凯看见邓劬局长抽的果然是老刀牌雪茄。

恩凯进来时他连眼皮抬都没抬,恩凯恭敬地站在他在对面。

“你还是那个恩凯吗?”局长终于发话了。

“是的,先生。”恩凯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因为在军校时邓劬将军是他的老师和副校长,所以他称他为先生。

局长的眼皮终于抬了起来,眼睛里依然是疲倦和厌倦。“还是那个恩凯呀?我还以为你跑出去即使不成仙,也能成精呢!怎么倒越来越瘦了?”

“是,先生。”恩凯说。

局长疲惫地看着恩凯说:“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杀你么?”

“因为我擅自脱离了军队,先生。”恩凯说。

“知道就好。现在咱们人体王国危机四伏,保持军队的纪律比什么都重要。你就要被处死了,咱们毕竟师生一场,所以聊上几句。”

“是的,先生。”

“你认为我人体王国目前最可怕的敌人是谁?”邓劬将军问恩凯说。

“是病毒,先生。”

“说得对,是病毒。”局长点点头,“你也知道,在人类历史上,人类遭受的最大灾难其实是细菌病毒引起的传染病,比如说流感病毒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欧洲杀死了2000万人,远远超过了在战争中死亡的人数。近年来随着医疗科技的发展,人类对细菌、衣原体、支原体、寄生虫有了比较深入的认识,生产出抗生素、疫苗这些武器,使人类的传染病发病率大幅降低,当人们自以为对这些微生物已不在话下时,病毒却异军突起了!”邓劬将军当过老师,说起话来习惯性地要将前因后果讲清楚。

恩凯静静地听着,因为说话的是他的老师。

《地狱的钉子》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苟天晓)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朱朱,老铜)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苟天晓)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地狱的钉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朱朱,老铜),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