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烟雨落千年》烟雨落 职场小说 烟雨落千年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02 00:10:11

《烟雨落千年》烟雨落 职场小说 烟雨落千年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烟雨落千年》

来源:作者:曼琳琅分类:职场主角:乔羽,白泽

《烟雨落千年》作者:曼琳琅,职场类型小说,主角:乔羽,白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公子可曾见过一种异兽,银白相间,高大威猛,鹰翅长尾,身形若犬……” 她话还未说完,只听砰的一声,龙三重重的将茶杯摔在桌子上,站...展开

《烟雨落千年》免费试读

“公子可曾见过一种异兽,银白相间,高大威猛,鹰翅长尾,身形若犬……”

她话还未说完,只听砰的一声,龙三重重的将茶杯摔在桌子上,站起身来瞧着她,脸色阴沉:“好啊,你还敢这么说……”

话音刚落,之间一道银白色的光一闪,这厮便从窗子里飞了出去,一眨眼便不知所踪了。

乔羽飒愣在原地:她可是说错了什么话么?

白泽伸手拉了她坐下:“飒飒别介意,龙三性子暴躁,这会儿闹脾气,过两天便好了。”

乔羽飒黑着脸瞧着他:“你怎么又在我房里?”

“咦?你不是说要去跳荷花池?我不守着你万一你真的跳了怎么办?”

他挥挥手叫翠儿上前:“快传饭吧,你家小姐饿了。”

姓白的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在乔家住下了,从此乔羽飒的听雨阁就开始了鸡飞狗跳的日子,她向来不苛责下人,便越发纵的底下的那些小蹄子们不检点,干完活便跟着姓白的后面白公子白公子的叫,天天吵得她头痛。

本来三哥是极不喜欢姓白的,开始还能替她挡上一挡,后来那姓白的又请了个龙四公子来,那龙四与他哥哥龙三不通,性格温柔和善,最要命的是弹得一手的好琴,引得三哥直叹相见恨晚,天天缠着龙四切磋琴艺,将她扔给白泽自生自灭。

不管她走到哪里在做什么,总有一张脸从她身后探出来:“飒飒在做什么?”

“飒飒准备去哪儿?”

“飒飒带上我可好?”

“飒飒……”

乔羽飒愤怒地尖叫一声扔掉笔,大吼道:“我准备写了遗嘱去死!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她忽然觉得不对,转过头去,瞧见一个一身淡青色长袍的男子立在门口。

“大哥!”乔羽飒惊喜地跑过去,“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怎的也不先通传一声!”

大哥微笑着抚上她的发顶:“回来的急,才见了父亲,便来瞧瞧妹妹怎么样了。”

转眼瞧见她放在书桌上的纸笔,俊眉一挑:“飒飒在练字?”

她嗯了一声牵着大哥的手走到书桌前:“练练字静心。”

乔宇澈俯下身子细看她的字,笑道:“可比之前好多了。”

“大哥别笑我。”她心底大囧,连忙收起练过字的纸张,不敢班门弄斧,乔宇澈忽然走到她的身后,拿起笔放到她的指间,然后握住她的手,手腕一沉,带着她写字。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屠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

她怔怔地停下比,这是《烟花易冷》,看来三哥又将这词寄给大哥了。

“这是你写的?”

乔宇澈低醇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自然不是。她心中暗道,我可没那个才华。

可若说不是,这词的出处便没得解释,于是便闷不吭声。

大哥的手依旧握在她的手上,夏末傍晚的夕阳余晖从窗子外面斜斜地打进来,镀红了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纸上墨迹未干,那余晖照过来,便在墨迹上反射出一线刺目的光来。她的后背紧紧地抵着大哥的胸膛,可清晰的感觉到他有力的心跳。

咚咚咚,一声声地敲击着她的脊骨,直敲的她的心脏也隐隐作痛了起来。

她心下惘然。

“飒飒为哥哥弹奏一次可好?”

大哥松开她的手,目光柔软,只瞧着都让人不能拒绝。

她开了琴匣取出六弦琴,讲真这首歌不适合用六弦琴,好在这琴也是民谣风,音色低沉浑厚些,她技巧娴熟,用了简单的和弦做了处理。

她边弹边偷眼瞧着大哥,他倚在窗边,瞧着窗外花朵谢尽的玉兰树,目光遥远惆怅,温柔地让人忍不住心酸。

如你在跟,前世过门,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风瑟,树影飒飒,她清清楚楚地瞧见了他眼中那种落尽繁华的绝望。

大哥的心底,究竟藏了怎样一个女子?

一曲毕,乔宇澈站起身来,温声道:“飒飒好生歇着,明日大哥再来瞧你。”

她点点头,本想让他赶紧回大嫂那里看看,可想到刚刚他那凛冽凄绝的眼神,却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乔宇澈走到门边的时候怔了一下:“白公子何时过来的?”

咦?

她跟上前去,见白泽双手捧了个白瓷罐子站在门口,那罐子里面住满了水,水面上漂浮着一朵盛开的玉兰。

他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没有一丝颜色,连带着那颜色浅淡的嘴唇也都没有了血色。

大哥朝他做了一揖,自顾自地走了。

白泽没有理他,只直勾勾地瞧着乔羽飒。

气氛诡异,这厮瞧着她的眼神活像捉奸在床的怨妇。

乔羽飒心中一咯噔,相处这些日子,她便是再傻也知道白泽的心意,瞧着他这般样子,莫不是误会她和大哥之间有什么吧?

她开始头痛,这厮估计是小时候五石散真的吃多了烧坏了脑子,医术虽然很好,对于人情世故却是一窍不通的,任是谁都知道兄妹之间定然是没有什么的,但这厮估计不会这么想。

她咳嗽了一声:“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他捧着罐子做了进来,一言不发地将玉兰放在窗边摆好。

乔羽飒干笑了一声:“这个时节,你在哪里摘的玉兰……”

他忽然一转身将她抱在怀里,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她被他冲的倒退几步,小腿撞到了软塌的边上,一时没站稳,两个人便都倒在了软塌上。

大脑轰的一声炸开了。

呼吸起伏间,忽然有陌生的,遥远的记忆涌进了她的脑海。

恍惚间瞧见自己浑身是血地躺在手术台上,那个有着谪仙一般出尘面容的白衣男人疯了一样的往里面冲,她抬起身子,眼神空洞,两行血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大脑忽然像是被刀割开了一般的疼痛。

乔羽飒猛地推开了他。

一颗心砰砰乱跳,几乎要从腔子里面跳出来。

用力喘了几口气,瞪眼瞧着他:“你是谁?”

白泽上前两步拉住她的手,声音中满是要溢出来的有伤:“飒飒,你当真是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么……”

大脑又是一阵的抽痛,她瞧着他,似乎有些答案就在脑海中呼之欲出,却始终隔着什么找不到出口,一团团搅得整个世界都在扭曲。

“你究竟是谁……”

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瞧着她:“飒飒,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愿告诉你,只是你若是知道了,只怕要误会什么,现在我不能同你说,只是你要相信我,我从来不曾想过要害你,等到合适的时候,我自然会细细地告诉你。”

她瞧着他的眼睛,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憎恨,只是不多时便平息了下去。

只是心中有些凉。

冷冷地瞧着他:“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

他点点头。

她扑上去抓住他的领口:“你知道我是谁?”

他的目光悲哀而内疚:“我知道。”

“你若是知道我是谁,那可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长长的睫毛抖了抖,慢慢地覆住了眼睛。

他不说话,乔羽飒也猜得到,只觉得心中一根线紧紧地绷着:“我是谁,我究竟是怎么来这里的?”

他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飒飒,我现在不能告诉你。”

心中的弦一断,立马变成了一股怒气。

“我来这里,可是和你有关?”

他不说话,乔羽飒便知他定是默认了。

遂冷笑道:“你倒是好大的能耐,从那里到这里,你倒是能追的过来,我不晓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好端端的,我怎的就忽然来了这里,定是和你有关系了,偏偏你又是什么都不说,白泽,你当我真的什么都察觉不到?我不说,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问而已。”

瞧着他的脸色接着说道:“我来这里,定是你害的了?”

白泽慌忙抬眼:“飒飒,我说过,生生世世都不会伤你,我欠你的,怎么会忍心伤你?”

她的心一寸寸地凉了下去,忽然间只觉得无限疲惫。

闭了闭眼:“你走吧,我不想再瞧见你了,每次瞧见你,只觉得心里难过,之前的事情我不问了,只是从此以后,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不再说话,一时间屋里寂然无声,半晌才听见背后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紧接着便是衣袍细细碎碎的声响,似乎是身后那人出去了。

不知怎么的,只觉得心头一酸,两行眼泪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她向来是个聪慧的女子,这么些日子发生了这么些奇怪的事情哪里会没有察觉?只是乔家上下口风太紧,什么也问不到,忽然出现的白泽,对她又是这般的讨好,有什么还是想不通的?

她的前世,定是和那白泽有着什么深切的关系的,只是不知为何,她居然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烟雨落千年》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烟雨落千年》,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曼琳琅)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